正版免费资料大全(正版全年免费资料大全)

学校网站 ENGLISH

疫情之思:扶贫与驴产业发展

三农号APP 2020年03月03日 报道 浏览次数:

王玉斌

疫情仍在肆虐,复工复产与决胜脱贫攻坚呼声日涨。决胜脱贫收官之年,驴业扶贫何去何从?值得大家好好回望,值得大家好好思量。

麻烦下度娘,你会发现近年来关于驴业扶贫的资讯可谓是“汗驴充栋”,各地围绕驴业扶贫推出的政策措施更是“文风清奇、屡有创新、各具特色”。确确实实,前几年驴皮价格追随阿胶价格一路飙升,导致肉驴价格快速大涨、母驴价格大涨、驴驹价格大涨……甚至经常出现大批量采购扶贫驴“一驴难求”的局面,整个驴产业因“一皮升天”全面大火,也正是借助这股“火势”,驴业扶贫曾取得阶段性的巨大成功。

为了切实抓好驴业扶贫,2017年8月,国务院扶贫办开发引导司养驴扶贫工作组专门成立。在首轮赴16省区调研之后,负责的官员先容,全国时有45个贫困县(国家深度贫困县36个、省级贫困县区9个)开展毛驴产业联动扶贫,近10万贫困户受益。2017年下半年以来,也是各地继续狠抓落实驴业扶贫政策的重要阶段,可想而知,截止目前驴业扶贫带动的贫困户数量该有多大。全国人大代表、东阿阿胶党委书记兼总裁秦玉峰先生近些年来一直没忘产业扶贫,一直推动驴业扶贫,多次讲到“一头毛驴就是一个小银行”;2017年接受采访时他说,毛驴养殖已成为西北、华北、东北地区产业精准扶贫的成功模式;10月,他被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2019年全国两会上,他又提交了《关于积极参与环京津和“三区三州”产业扶贫暨推动三北地区养驴业发展的建议》。

山东、辽宁、甘肃、宁夏、山西、陕西、内蒙、新疆等近20个省区市先后出台了驴业扶贫政策文件,部分市区县又出台了操作层面的扶持发展办法和具体实施方案,诸如购驴补贴、免费给地、基础设施配套等得力措施不断出台。我团队成员自2017以来多次赴内蒙、辽宁、新疆、甘肃、山西、陕西、河北、山东等地深入养驴场企、交易市场和有驴的山区村镇深度调研,与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及养殖户、经纪人等深入交流,连续参加全国驴业大会、驴业论坛、驴交易博览会并参与互动交流,数次参与省区、市、县甚至跨区域层面的驴业发展战略规划论证,多次遇到新疆、甘肃、山西、宁夏等省区市大规模采购调运扶贫驴的干部,也道听途说了西部省份某县级单位数名领导因为驴业扶贫项目推进过程中类似出现决策失误、项目差池、较大损失而受到问责。

各地驴业扶贫的做法各有特色,规模各异,效果不一。有的地方采取政府统一采购母驴发给贫困户饲养,有的通过村党支部与合作社与贫困户对接,有的按4000元/头甚至更高标准给予购驴补贴,有的每产一个驹子给予一定数额补贴,带动一个贫困户给予一定的鼓励扶持,给予大型企业建场补贴、免费拿地和项目扶持……做法千差万别,出路不一而足。

调研过程中,大家也确实发现了一些值得深入思考的,可能会与扶贫脱贫效果有密切关系的问题。诸如:一是刚开始的头几年有的地方为了节约投入资金而选择购进小母驴,由于驴长成慢、繁育周期长、见效也就比较慢,头两年基本见不到“回头钱”,直接影响到短期内扶贫效益的快速显现和贫困户的压力以及信心(当然近两年基本购进的大母驴,甚至怀率母驴);二是部分地区存在一定的盲目性,缺乏全产业链的统筹布局和综合考量,尤其是只管进驴,缺乏产品市场“出口”方面的布局,效益不能得到很好保障;三是贪大求全,单体项目规划动辄5万头、10万头规模,有的地区级、省级规划规模则50万头起步、甚至直逼150万头,无视全国存栏不过200多万头的总量,好高骛远,严重脱离实际;四是扶贫驴批量购买环节存在一定“委托代理人”陷阱,驴的品质得不到有效保障,驴的长时间、远距离运输应急病症得不到重视和及时恰当处理导致死亡率较高,并且一次性大规模购进也极易短时间内迅速推高市场价格,对局部甚至较大区域市场供求造成持续性冲击。

尤其是,2017年底以来随着驴皮价格暴跌,驴价也开始一路大幅走低,使得当初“大火”之时政府主导高价购进的大量扶贫驴一时之间陷入“养也不是,不养也不是”的尴尬赔钱境地。当然,“此一时彼一时”,也有不少省区市看好市场下行机遇,大力倡导和鼓励发展驴产业,持续谋划布局驴产业转型升级。

深入分析来看,驴业发展尚处于转型升级之初,是一个还不算成熟的既小众又独具特色和优势的产业。因为很多地方政府看到了阶段性扶贫脱贫的良好效果,高度重视和引导发展驴业扶贫,这没有错。但是,往往忽视了其产业链条发展不完善的现状,忽视了产品市场培育和出口打通,忽视了从业主体多元化程度较低,忽视了市场上鱼龙混杂、假冒伪劣横行的现状需要整治,忽视了盗宰走私对国内市场的巨大冲击……多数参与主体寄希翼于开发驴皮阿胶高附加值,但不见阿胶市场竞争已经相当激烈;有一部分企业钟情于挖掘驴奶产品市场这个“金矿”,又缺乏“活体循环经济”持续开发循环发展的思维……近十年来这个不大又不成熟的驴业被迅速带入快车道,飙起来很快,但就像坐“过山车”,落下来也很快,尤其近两年一直处于低位,走不出来。

当前,众多驴业扶贫联动户还在坚守着几头“扶贫驴”,过着“人吃驴喂”的紧张日子,严重影响着精准扶贫的存量减少,甚至可能会导致精准脱贫之后因驴返贫的增量出现。迫切需要政府重视起来:一是从顶层搞好规划设计,着力解决上述问题;二是政府与企业一道,立足于行业基本现实,遵循产业发展规律,在资源配置方面发挥好宏观调控与具体组织实施的联动协同效应;三是迫切需要出台综合措施,使驴业发展规范起来、产业链条完善起来、市场主体多元起来、市场净化起来、产业成熟壮大起来。

编辑系正版免费资料大全(正版全年免费资料大全)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畜牧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农业农村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北京食品安全政策与战略研究基地研究员,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副秘书长

三农号APP2020年3月3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